果园城记:那是童年和村庄的记忆

时间:2018-03-13 04:26:53 作者:爱在民国时 阅读: 2187 点赞: 100 分享: 10

春节离京之前,我一再调整日程,并和小姨一再修改时间,总算赶上了姥姥家(腊月二十八)和奶奶家(腊月二十九)的团圆饭,算是两边都照顾到了。可待在奶奶家吃完团圆饭,二姑他们启程回家,三婶开车载着爷爷、二叔、三叔、弟弟他们去上年坟的时候,一个车子塞不下我了。他们也并没有很想让我去的意思,二婶大着嗓门说我还在感冒,不应再去吹风。于是有史以来,我第一次没有去上年坟。以往的年坟,大约是大年三十,吃过午饭,打完纸钱,乘着暖意融融的太阳,大家都是挑着担子步行去西南岭的。归程中,折几个桃树枝,回来插在屋里辟邪。那时候,我爹常年在家,四爷爷以及他家的二叔大奇在,五爷爷以及他家的大军在,偶尔大光在,还有龙龙、小杰等人,足以排成一个很长的队伍。而今啊,常在老家的只有爷爷和二叔了,能赶回来的也就三叔一家和我了,上年坟的队伍忽然就缩小了很多!

我总在心里挂念着,我该去西南岭一趟的,不为别的,起码要给老爷爷磕一个头。春节期间,住在奶奶家的日子,气温总是忽如春日晴暖忽如寒冬滴冰,沮丧的我赖床不起,就连早饭都是奶奶强行端到床头柜上并拍醒我我才吃的,等我起床可能就是中午了,于是去西南岭的行动也是一拖再拖。初三三姑来玩,初四就被带到姥姥家了,在姥姥家住了三天,打了两天吊瓶。初七回到奶奶家,送我的蒙蒙和新楠回家后,我喊上弟弟便去了西南岭。我们走的是村子南边的大路。路过大汪,水光滟潋。

吹着略带春日气息的冬日午后的风,一路缓慢前行,很快便到了西南岭的坟地。坟地里风很大,松树随之摇摆,带了丝阴阴之意。坟地分成两片,被通往临沭的大路隔着。路西是我老爷爷下葬的那边,路东也有一片。我老爷爷的坟头比别家略大些,只是还没有竖碑。路东坟地和大路所环绕的,便是我家的果园。而今再也不见一棵果树的影子,只有一片平地,干净的只夹杂着杂草的黄土上,兀自起了几个坟头。我不知道安眠在这里的是哪户人家,毕竟,这片地不属于我家也有好多年了。可在我的心里,它永远都是我家的。它承载着我所有关于童年与村庄的记忆。我知道我再也回不来了,那些时光便也愈加清晰了。

却顾所来径,苍苍横翠微。

@西南岭

相关阅读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