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鸣戏言友谊和情感是由事务连接起来的

时间:2018-02-11 00:00:37 作者:xijuchuanmei 阅读: 8120 点赞: 99 分享: 85

《人生一杯酒》曾鸣词 程池曲

刘可演唱

朋友之间的友谊和情感,历久弥坚,是由相互之间一个又一个事情连接起来的;人与人之间的理解,将心比心,是由共同的价值取向和爱好连接起来的。

情感和理解,从来不会是空泛的。夫妻之间也一样,再风花雪月的爱情,无问西东,最终无非是衣食住行,生老病死。

因此,不论是老朋友还是新朋友,能精诚合作,臭味相投,拿得起,放得下的,才是真正的好朋友。

手是用来做事的,有事要拿得起;脚是用来走路的,同行要走得远。所谓“情同手足”,在我这个语境下,就是这个道理。

《洞庭送我一湖酒》曾鸣词 阿明曲

唐文滔演唱

检验一种酒好不好,要喝完睡一觉醒来才知道。

比方说,昨晚喝的牛栏山绿色包装二锅头,就不错。忘了以前喝没喝过。这酒性价比高,入口醇绵,酒后不上头。这一点,比茅台差不了多少。

检验一个人好不好,要喝过几场酒才知道。喝酒时,话赶话,有火候,有嚼头,有脾气,不生气。酒醒了,干活个顶个,出手有好货;既相互补台,又不无原则将就。

最入心,最能够滋养人一生的早期教育,是来自外婆和奶奶那里。

因为彼时的父母,往往正处于生活与事业的漩涡中,他们疲于应对而又偏于理性,自己尚处于人生的成长和领悟过程;文化积淀还不深厚,对世俗文化更是一知半解。

而外婆和奶奶就不一样,她们理性与感性早已调和,她们从生活的纵深处已渐渐走出来。她们的言传身教,是由五六十年温火炼出来的,可谓炉火纯青。

所以,她们的教育更有效,效果更持久。我年近花甲,含饴弄孙,越来越体会到外婆对我心智的启蒙的深远意义。

是外婆给了我取之不竭的文思和挥之不去的情怀。身边拥有这样的外婆和奶奶的孩子,是幸运的。

我外婆是醴陵人,小时候,我接触到的最早的民歌是《思情鬼歌》:“我哩满哥哥鬼呃,哦呵呀!昨日搭个信哪,害得你哩妹妹那呀哎子哟、眼望穿哪,你咯鬼也!”

她还教我吹竹笛、拉二胡。我唱“样板戏”给她听,听到李奶奶《痛说革命家史》和沙奶奶怒斥汉奸,就会伤心动容,义愤填膺。

我三兄弟,我学文,大弟学理,小弟学工科。所以我的职业生涯中,直接获益于外婆的人文熏陶最多,最显性。

而我两个理工男弟弟,生活过得一点也不“理工”,他们的儿女,一个为作曲博士生,一个学了对外汉语。

有位兄弟太幽默了,过年送了我一套男士护肤品。我除了小时候防冻用过蛤蜊油,防暑用过清凉油,演戏用过凡士林之外,好像就没用过其它什么护肤品了。

现在老了,脸上斑点多,但我会用美图秀秀啊,哈一键美容,比这见效快吧?

不知护肤品和美图秀秀,这两个产品是否会构成潜在竞争。

相关阅读
推荐阅读